北京官话、南京官话的消长:十九世纪在华外国人记录的汉语官话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辉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04-09 23:12:59
生活中南北官话并存通用的实际状况,而他个人从传教士到外交人员的角色转变也决定了他取舍南京官话和北京官话的态度,传教更需要使用范围较广的南京官话,外交则更需要朝廷流行的北京官话。

北京官话上升为清朝的国语

用途的不同使西方来华人士在对汉语官话的取舍上有所侧重,这种情况也反映在日本的汉语教育中。19世纪中叶以前,日本的汉语教育是“唐话教育”,教授的是南京话。但明治维新后,日本国家主体意识增强,开始重视与清政府的外交往来,于是日本的汉语教学机构便将汉语教育的重心由南京官话转向了北京官话。

其实,用途的不同对中国文人自己也产生了同样的影响。卢戆章青年时期赴新加坡学习英文,回国后帮助英国传教士麦嘉湖编译《英华字典》,从中受到启发,发明了一套拼读汉字用的切音字母,编成书刊印出版,取名《一目了然初阶》。他认为官话应以“南京腔为各腔主脑”。然而当他的切音字为1898年戊戌变法的维新者们所采用时,他又转而改用了北京音,以京音官话设计了第二套切音字方案,著成《中国切音字母》。此时的卢戆章接受张之洞等洋务运动领导人的近代教育思想,以京音官话为通行国语。可见,立场的不同同样也左右了卢戆章对南京官话和北京官话的取舍。而张之洞等人拟就的《学务纲要》终于让北京官话取代南京官话赢得了汉语的正统地位,且以朝廷典章制度形式得以确认,成为具有法律效用的语言规范。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韩国研究所,原题《19世纪东西洋士人所记录的汉语官话》,宋晖摘)

上一页  [1] [2] 

Tags:

作者:陈辉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