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国际法基本原则变革的理论基础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化,王振旭  来源:www.zhonghua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1-04-12 16:34:24
格局依然由欧洲国家把持,国际法不仅起着维系与促进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也曾一度沦为西方强权的工具。二十世纪后半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导致了权力的一次大规模的重新分配和政治边界的改变,并都助长和推动了新的国际冲突即冷战”。冷战在单方面使用武力、有选择干预相对理论的发展、间谍等秘密活动和战争法四个方面“扭曲”了国际法。这一期间非殖民化运动的发展,初步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国际法领域出现了反映新兴独立国家要求的规范,主要集中于国际经济新秩序领域,但难以说是国际法发展的主流。

1991年12月,冷战伴随着苏联解体而终结,全球化时代来临。全球化时代是否预示着向十九世纪多极体系的回归,或是与十九世纪英国霸权相媲美而由美国主导的单极体系?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实力持续增长的基础上,美国一步步走向单边主义。国际政治格局日趋复杂,一方面是美国“一家独大”的霸权问题,另一方面则是欧盟、日本、俄罗斯和中国等“多强”力量不同程度地发展,而坚持单极化与推动多极化、坚持霸权主义与反对霸权主义两种力量之间的斗争将是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

正如路易斯·亨金(Louis HenHn)所言,“国际法是国际政治体系的规范表示”,国际政治格局的剧变自然引起国际法的变化。因此,科学认识全球化时代国际政治格局是把握因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而导致国际法基本原则面临冲击的关键。

比如,2002年,美国确立“先发制人”(Preemption)为新的国家安全战略,并运用于伊拉克战争。“先发制人”战略不仅破坏了自卫权制度,冲击着禁止武力使用原则,而且一大批国家如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朝鲜等先后宣布在必要时实施“先发制人”打击。科菲·安南(Kofi Annan)指出,“先发制人”的军事干预原则将联合国带到了一个具有决定性的“岔路口”,它可能会导致“非法使用武力”现象进一步泛滥。虽然单边主义和强权政治国际法带来“时隐时现的局限性”,但是,对于禁止使用武力原则面临的挑战,应该予以坚决反对以维护国际法的统一性和权威性,这种可能性因欧盟、日本、俄罗斯和中国等“多强”力量的发展而将得以提高,因为多极化的政治格局是任何国家妄图实行霸权主义强有力的约束机制。

又如,“科索沃危机”后,以人道主义干涉为根据的武装干涉事件时有发生,国家主权和领土安全受到威胁。“保护的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理论应运而生。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承认,虽然主权政府负有使自己的人民免受各种人为灾难的主要责任,但是,如果它们没有能力或不愿意这样做,广大国际社会就应承担起这一责任,并由此连贯开展一系列工作,包括开展预防工作,在必要时对暴力行为作出反应,以及重建四分五裂的社会。因“保护的责任”理论,绝对不干涉原则要服从于国际保护责任。不干涉原则的内涵正发生着变化,也许相对性是一个方向。但是,应该坚决反对借“人权”之名行“干涉”之实。

二、现实基础:国际社会的现实

分析国际法基本原则离不开国际社会的现实。现实是惟一的基础。国际社会的现实是全球化时代国际法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Tags:

作者:李化,王振旭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