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淫类刑事案件的辨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0 08:17:09

一、组织卖淫罪与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区分 
  在司法实践中,单纯的为卖淫提供处所的容留行为或仅为卖淫女与嫖客之间牵线搭桥的介绍行为较少。多数容留、介绍行为糅杂在表面上是正当经营,实为卖淫窝点的经营行为当中。这种情况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以酒店、洗浴会馆等大型休闲活动中心为载体的。在这种情况中,往往人员分工明确、组织架构较为明显,认定为组织卖淫罪一般没有争议。另一种是小规模的以家庭足疗店、按摩店或以租房、住所为场地的卖淫活动。在这种情况中,行为人除了提供场所,往往积极施行纠集、管理卖淫人员,积极参与安排卖淫活动等行为,此类案件是否要以组织卖淫罪定罪处罚成为争议的焦点。 
  [案例一]自2015年8月以来,被告人薛某租赁青岛市黄岛区某公馆某房间,招募卖淫女向他人卖淫,规定服务项目、价格、抽成比例,雇佣管理员郑某发布招嫖信息、联系嫖客、记账、收取嫖资。2015年10月查获卖淫女2人及嫖客2人。 
  [案例二]2015年6月,被告人席某在黄岛区某装饰城附近经营无名足疗店并提供卖淫服务。店内招募或容留多名卖淫女,包吃包住,规定了席某从嫖资中的抽成比例。席某同时负责接待嫖客、介绍服务项目等。2015年10月查获卖淫女4人及嫖客2人。 
  [案例三]2016年2月份始,被告人刘某、高某、陈某租用黄岛区某小区某室开办家庭式足按摩店,提供卖淫服务。该店安装监控,规定上下班时间,规定卖淫项目及价格、卖淫所得分成方式。刘某负责出资、管理全部事务;高某负责采购、发布招聘卖淫女广告、定期对账、收取嫖资;陈某负责店内日常管理、招聘卖淫女、联系嫖客、日常记账并给卖淫女发放工资。雇佣被告人王某负责网上发布招嫖广告、接送嫖客。2016年5月查获卖淫女孙某红、于某秋、宁某雪及嫖客2人。 
  上述三个案例均是以小规模场所为载体,但处理结果不盡相同。案例一中被告人薛某以容留卖淫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案例二中被告人席某以容留、介绍卖淫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案例三中检察院以组织卖淫罪对被告人刘某、高某、陈某提起公诉;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对被告人王某提起公诉,目前该案件正在审判阶段。 
  准确区分组织卖淫罪和容留、介绍卖淫罪,关键在于把握两个证据标准:一是形式要件,即是否达到控制“多人”;二是实质要件,即是否具有“组织性”。 
  (一)组织卖淫罪要求控制多人 
  若卖淫女的数量未达到多人,则仅能以容留卖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以下简称《解答》)的规定,“多人”、“多次”的“多”,是指“3”以上的数(含本数)。2017年7月25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1条也将卖淫人员达到3人以上作为组织他人卖淫的基本入罪标准。一般情况下,组织者要设立卖淫窝点,通常能够以各种方式招揽到多名卖淫人员。但现实中,达到多人的认定仍存在困难。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