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窃未遂与既遂的区分及扒窃概念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0 08:13:56

一、基本案情 
  2017年5月3日上午,被告人王某在集市上实施盗窃活动。王某看到被害人甲自行车车筐内有一黑色提包,趁甲停下自行车背身买菜期间,将黑色提包窃取并藏匿于自己衣服内,转身离开。甲经旁人提醒提包被盗,按旁人提示转身跑了十余米追上王某将提包抢回,提包中有现金4000元。在甲追回提包后,王某继续在集市上寻觅盗窃对象,看到被害人乙自行车车筐内有一红色提包,趁乙停车背身买菜期间,将红色提包窃取并藏匿于自己衣服内,转身离开,在离开盗窃地点30米处被群众拦住,王某放下提包离开。乙发现提包被盗后按照群众指示拿回提包,提包内有现金500元。其后王某被巡逻人员抓获。经查,王某在2015年曾因在集市多次盗窃车筐内提包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二、分歧意见 
  对于上述王某的盗窃行为是构成盗窃既遂还是未遂,是否属于扒窃,办案过程中存在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王某已经控制了财物,属于盗窃既遂,另一种观点认为王某没有取得财物,属于盗窃未遂;一种观点认为王某在集市盗窃车筐内财物属于扒窃,另一种观点认为该行为是一般盗窃不属于扒窃。下面,笔者对这两种情况进行分析。 
  三、评析意见 
  (一)盗窃既遂与未遂的界分 
  按照犯罪一般理论,犯罪既遂是指犯罪分子着手实施犯罪并造成危害结果的情形,犯罪未遂是指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的犯罪形态。[1]具体到盗窃罪上,盗窃既遂与未遂之间的区别存在着接触说、转移说、隐匿说、失控说、控制说、失控加控制说等几种观点,应当认为只要行为人取得了财物就是盗窃既遂。[2]其中接触说最为严格,而失控加控制说最为宽松。目前,实务中采取的观点一般折中取控制说,即被告人控制盗窃财物即为既遂,未控制盗窃财物为未遂。本案中,笔者认为王某虽然已经拿到财物,但其控制财物的时间短暂并被及时阻断,仍应认定为盗窃未遂,理由如下: 
  1.盗窃既遂的控制应为实质有效控制而非短暂的、形式的控制。盗窃罪是侵财性犯罪,所侵犯的法益是他人财产利益,盗窃既遂中的控制主要是对财产的控制状态,这种控制状态一方面需要考虑行为人对财产的占有情况,另一方面也要考虑被害人对财产的失控情况。即时的、短暂的控制仅是行为人实施盗窃行为的延续,是形式上的一种“控制”行为而非实质上的“控制状态”。这种形式上的控制行为具有短暂性、不稳定性和反复性,即被告人对财物的控制时间短、没有完全掌控财物、及时被返还,此时虽然行为人曾经对财物有过控制行为,但这种控制可以视为是盗窃行为着手后的延续,更多的属于盗窃行为的一部分而非盗窃结果。如果将这种短暂的、形式的控制行为作为控制说中的“控制”,在很多案例中就难以区分“接触说”与“控制说”之间的界限,“接触说”主张被告人接触财物即构成既遂,其接触与控制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存在重合。另一方面,从被害人对财物的失控情况考虑,虽然行为人短暂的、形式的控制给被害人带来了财物失控的现实危险,但由于这种控制行为被及时阻断,实际上并未对被害人带来财产损失,也就难以认定为既遂。因此,盗窃既遂的控制是一种控制状态,是盗窃行为产生的结果,这种控制需要考虑时间和空间的特征,而非短暫的、形式的控制行为。本案中,王某的两次盗窃行为虽然已经完成,但其对财物的控制时间短、未离开案发现场,并被及时阻断,这种控制行为应是其盗窃行为的一部分,而不是一种既遂的控制状态。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