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满洲国殖民统治下的文化选择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2 07:35:09

 一、文化侵略下诞生的《新幽灵》 
  吴瑛,1915年出生于吉林省一个衰落的满族旧式大家庭。毕业于吉林女子中学,担任过报社记者、编辑等,深受新文学运动影响。1939年10月短篇小说集《两极》在长春出版。 
  在《两极》出版前的1938年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日语成为满洲“国语之一”,并且在朝鲜半岛学校教育中禁止使用朝鲜语,强制使用日语。第二件是近卫声明《东亚新秩序建设》。在日本攻占中国的武汉、广州等地之后,日本立即于1938年11月3日,发表近卫声明,勃勃野心昭然若揭。事件一和事件二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日本意欲统治东亚的产物。所以《新幽灵》便是在日本野心膨胀、急欲统治东亚的大背景下创作的。 
  《新幽灵》的故事背景是“从初春—到春深”,是为春天。此外,在小说的第二部分,大学生在向科长道早安时,说的是“オハヨオ御座イアス”,小说中特地点出大学生使用的是日语,让人联想到了日语成为满洲国语之一这件事。1938年3月4日,日本在朝鲜半岛改正朝鲜教育令,学生不得学朝鲜语,强制使用日语。3月4日,恰好处于春天,笔者认为该故事发生于1939年的春天,也就是日语成为满洲国语之一之后的一段时间。 
  《新幽灵》不论从创作背景还是故事背景来看,都与日语成为满洲国语之一这一事件有丝丝缕缕的联系,与日本的奴化教育、文化侵略有关。 
  二、农村女子的无措——与外来文化格格不入 
  《两极》发表在《文艺丛刊》第一辑。《文艺丛刊》策划人山丁主张“满洲需要的是乡土文艺,乡土文艺是现实的”⑤。《新幽灵》是对现实世界的描绘,意在反映当时社会的真实状况。 
  小说中主要有春华嫂和大学生两个出场人物。春华嫂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女子,随大学生一同生活在城市里,没有受过教育,不认识字还缠了足,每天担心丈夫出轨,只能靠哭闹和儿子来将丈夫套牢在身边。城里有许多新鲜事物,也有大量外来文化渗透,但是这些却让农村出身的春华嫂愈发手足无措。 
  春华嫂对外来文化抱有三种情感。首先是欣赏,觉得“会翻个英文叽哩得怪好听的”,穿洋服是神气活现的,是顺应时代的。此外,对于“美云”这个新名字,春华嫂也是很喜爱的,觉得是个“这么漂亮的名儿”。春华嫂对外来文化中浮于表面的内容表现出较为高涨的热情。她好奇又欣赏,但是这种欣赏只是因为她爱大学生,因为这些外来文化与大学生有关。觉得英文好听因为是大学生翻的,洋服好看因为是大学生穿的,名字好听因为是大学生起的,对于脱离了大学生的外来文化,春华嫂表现出了不解,甚至是厌恶。如春华嫂在洗完碗之后,开始化妆,对于这种外来的化妆行为,春华嫂心里觉得“也不知弄的一些什么鬼子红啦,往脸上擦呀,抹呀的,说它是红吧,又紫溜溜的,谁知它是好看不”,春华嫂无法理解化妆这种行为,按照自己的审美也不觉得化妆好看,甚至在内心将化妆品的红称之为“鬼子红”,厌恶之情跃然纸上。可见,当排除了对大学生爱屋及乌的心理暗示以后,在春华嫂的内心里,并没有对外来文化的好感。最后一种情感则是厌恶。小说中有一段春华嫂对新女性的评价,她认为“那些时髦的姑娘就不是姑娘活像个窑姐,都坏透啦,小他爸动不动就说什么能赚钱的姑娘啦!呃呃,我才不听什么赚钱,他祖宗的人都给丢透啦,天生贱骨头,就愿意给男人做小老婆的!”春华嫂的这段话中,字里行间都是对“会赚钱的新时代女性”的厌恶,在旧思想里“女子无才便是德”,出门赚钱是想也不敢想的“丢祖宗的脸”的事情,与其说春华嫂厌恶的是新时代女性,不如说是背弃了旧传统的女性。面对汹涌而来的外来文化,农村出身的春华嫂是不愿意接纳的。 

[1] [2]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