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具象中写意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7-09-25 08:18:32

 一、造型语言的基石——具象 
  具象是指具体的形象,在绘画中体现为对事物的客观表现手法。与具象相反的是抽象,即完全脱离具体形象达到一种主观的表现效果,常用于西方绘画中的作品描述。 
  欧洲绘画在现代主义之前一直以具象写实为主流。安格尔是19世纪法国新古典主义绘画的代表,擅长肖像画,其画作构图严谨、色彩单纯、形象典雅。他创作了一系列表现人体美的绘画作品,如《泉》《瓦平松的浴女》《土耳其浴室》《大宫女》等。他笔下的女性形象尤其是裸体女性,光滑细腻却饱满有力(图1、图2)。 
  和安格尔一样,潘玉良也偏爱这类具有雕塑感的裸体女性形象。她在法国学习油画,深受古典主义风格的影响,早期的油画作品多为学院派习作,描绘了众多体格健壮的欧洲女性。在后来的创作中逐渐以东方女性形象为主,但这些女性毫无东方女子的柔弱纤细,反而具有西方古典艺术中女性以丰满健壮为美的特点。 
  在《春之歌》(图3)《郊外游乐》《梳发女人体》等作品中,人物面部几乎不着过多笔墨,但臀部、大腿被重点刻画甚至做夸张地表现,姿态又多呈S形,让观者觉得她们带着些东方女性的含蓄和神秘。这种造型特色贯穿其整个艺术生涯,成为潘氏美学的重要特点之一。 
  《眺望女人体》(图4)是一幅作于1946年的小尺寸油画作品。整幅画作采用西画常用的焦点透视法,窗内窗外景色遵循近大远小的绘画规则,画面色彩浓烈,笔触奔放,造型流畅。画中女子临窗而坐,右膝后转,小腿置于椅上。造型特点初见雏形,虽隐约可见以线勾勒的轮廓,但描绘的重点仍在于色彩和形体,而非笔法和意境。相比之下,1963年的《梳发女人体》(图5)便是较为成熟的“潘式”风格作品了,人物坐姿相似,但线条轮廓已经是熟练的白描画法。整幅画以轻墨淡彩晕染着色,人物所坐的小凳也有着浓浓的中式趣味。 
  在其他的线描和彩墨人物画作品中,也都能看出她对人体结构的精准把握。这种对女性形体的描绘方式始终贯穿她的艺术创作,可见以具象为造型语言是其绘画风格演变的根基。 

[1] [2] [3]  下一页

Tags:

作者:佚名
  •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就请您
      0%(0)
  •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就请您
      0%(0)

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